12区。

所谓人不可貌相,这是我所知古人所言之诚的一句。

我以前是认为爱是你要接受我的一切,我的自私,我的吝啬,我偶然时刻的不可理喻,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,因为你爱的承诺,你都必须照单全收,否则我会狭隘的怀疑你爱的纯度到底有多少,直到我们分开过后的很久很久,久到时间抚平了所有分开的无言愤怒和怨憎,我才渐渐明白,我不能用爱名义去强迫谁接受那么一个糟糕的自己,我应该感谢的是有人愿意接纳我的不好我的不足,而我也不能陷入这个舒适区而不做任何改变,我不应该求人去爱自己,我要让自己拥有值得被别人爱的地方。